我們行善,不可喪志;若不灰心,到了時候就要收成。
所以,有了機會,就當向眾人行善,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。

(加拉太書六:9-10)

在神眼中,什麼都能

2013 1221
左邊的這位,叫做阿豪。

傳道剛來台南服事的時候,他跟台北仔並列台南恩友兩大令人頭痛的人物。
30出頭的他,酗酒成癮,似乎也有些躁鬱,常常跟台北仔在會堂裡吵架,......
有時候還會從裡面打到外面走廊。

靠打零工跟出陣頭維生的他,只要有工作領到錢,一定喝得天昏地暗,
喝到一毛不剩才回到台南恩友吃飯。

他喝醉了又特別愛鬧事,曾經跟人在東豐平交道扭打到火車都來了還不罷休。
也曾經因為與人結怨,半夜都跑到東豐地下道,每個熟睡的恩友們都給一拳,然後被大家追上去痛毆一頓。

這樣的人,他開始陷入沒有人要理的困境。
甚至連零工都沒有人要找他做。

他最後只剩下台南恩友中心,我們沒有排斥他,只是他通常都喝到滿身酒味,
我們也常常不讓他進來,只在供餐敬拜之後留個便當給他。

去年十月份左右,他又喝醉了鬧事,結果被打瞎了一個眼睛,
後來他的妹妹帶他去醫院治療了好久,但是左眼終究是失明了。

我們才知道阿豪家境不錯,根本不用流落街頭的,就是因為愛喝酒,才被家人放棄,甚至逐出家門。

出院的他,開始每天乖乖到台南恩友來吃飯,他跟我說他要戒酒,我點點頭跟他說:「加油!」

他似乎期待著我說些鼓勵的話,但是我並沒有。
我想,我因為既定的印象,並沒有真正信任阿豪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他似乎真的沒有喝酒了,脾氣也改了很多 ..........
但是因為以往造成的錯誤,他還是沒有朋友,沒有人願意理他。

前幾天,他突然叫住了我,跟我說:「我真的戒酒了。」
我點點頭,他卻搖搖頭:「你並沒有相信我,我每次想聽到你的鼓勵,你總是有意無意避開我 .....」

我站在原地沉默著,想著自己對他的態度,即使微笑對他,但是我承認我心中的冷漠的。
因為總是想到他以前喝酒鬧事的模樣。

所以傳道的心並不是全然柔軟的。
所以傳道非常需要自我檢討。
我們告訴大家 主 耶穌願意為罪人死,但是我們卻沒有一顆寬容的心去接待我們身邊犯錯的家人。

我陪著他聊了 45分鐘,他最後告訴我,他常看到我陪著大家聊天,
常常看到我安慰一些不順遂,以及有病痛的家人,他總是希望那個人是他。
但是一直等不到。

「我也需要你的鼓勵,因為戒酒很痛苦....」他輕輕說著。
我拍拍他的肩膀:「對不起,傳道錯了。」
我看到了他失明的左眼好似重新閃亮起來。

成功了一個阿清,老鼠也接近重新投入社會,下一個是阿豪,我開始有了信心。

因為在神眼中,什麼都能。

  

文/劉奇峯  2014-0220

列印Email

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